第九中文->金枝夙孽TXT下载->金枝夙孽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蛇媚


    云罗看向她哥,”哥与我不日就要启程沙漠,还在琢磨这些事的话,就太浪费钱精力了,不如我们就直接跟父皇说,因为我路途遥远的原因所以,想要带一个他身边的侍卫同往!或许有那种可能,即使我们不说父皇,也会指派一个侍卫过来,

    我们在提议换过云著。这件事由我来说的话,父皇并不会起什么怀疑的!”

    皇摇头,“正是因为,之后就要长久的离开,所以才要在帝都之,稳稳的布局!鸣棋之所以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也要让我跟他一起前去,就是想借那段时间让他母亲完全的摧毁,我与皇后两方面,在京这十几年来的苦心经营!他从前,在沙漠之上玩的,都是这种大规模的绞杀,所以这一次,不想再像从前一样的各个击破,而是要,双管齐下,达到他想要一劳永逸的目的!。”

    云罗上上下下咬了几遍唇角,“可只是像从前一样,只是送给皇上一个新的国师,就会起到那么大的作用吗?”

    皇眼有笃信的光泽在闪动,“那就需要这一次的国师人选本身,有与众不同的神奇之处,连大公主本身,也不确定会选择的办法,她能早早的猜到,然后再让大公主知道关于她的细节!这一路前来,真的吃了不少的苦,一路与辛苦为伍,唯一的好处就是在淡定之,会真正的了解,一个高高在上之人的所有爱好,譬如大公主,我的那位姑母,从小到大都喜欢那种完全的剥夺感!凡是父亲喜爱的东西,她都会夺过来玩一玩,摆弄一下!之前的国师,或许是长相太不好了,她不太喜欢,现在的这个,全身上下的空灵之美,会让她极度好奇吧!”

    云罗无比惊奇的瞪大双眼,“哥的意思是,大公主会在之后,前来抢这位新的漂亮国师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到底还要不要将这个姑娘献给皇上呢?不对,已经献给皇上了,难道要让她逃走吗?可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来来往往的时候很难让人追寻到她的行踪!然后你问她的时候,她又会故意装傻!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要问一下从前的国师,这个女他到底是从何处找来的!偶尔的几次,我觉得她真的很邪门!”

    “不过是茫茫人海之,一个讨生活的寻常女,只是因为落到了国师手,被严加调教,才有了今天的样!那些能够以伶牙俐齿骗人的人,总会有些手段的!这个我们暂且没有时间去仔细调查!可要让她逃跑,我对她的期望又如何实现呢?”

    云罗仔细思考了一下她哥话里面的意思,一脸的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原来哥的意思,本来就是想将她送入大公主府!这可真是个好办法,皇姑母这人,拧巴的很,凡是你给他送去东西,就是再好,她也会怀疑来去,就算是再干净利索的礼物,被她那样怀疑的祖宗十八代,也总会找出些问题来。可是这样从别人的手硬抢过来的东西,反而会极度相信,对,就是这样!”云罗手舞足蹈的高兴了一会儿之后,马上,又被新的怀疑,压住了手脚,指出了新的疑问,“但既然只是人海之,随随便便讨饭吃的女,又如何保证她不会在极致的荣华富贵之,扭曲心性,向自己的前主扑咬过来!”

    云罗认认真真的跟她哥打听到底为什么确认这女始终会忠心耿耿,之前的所有问题,他哥都好好的回答了她,但是一到这个,就明显是在敷衍她的,随意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这里面明显是奸计的味道!不想回答就算了,可她哥明摆着还马上的哄人。

    云罗本来还想继续抗议点什么的!猛然听到,有歌声,从夜色到某个方向之传来!

    这歌声的主人她很熟悉,就是那个不知名的神秘女!

    这女跟他哥居然约好了,也在这里见面!她想了想,这些都是大事,是正事,果断的扭身由打来的方向消失在夜色之!

    ***

    从树影之后传出来的窈窕身影,如同一条细蛇一般,转瞬就攀上了皇的身体,十根水葱般细腻的手指,由于在皇的脖胫之间,画出优美的痕迹来,而她那副娇艳的唇,也与此同时的吮吸起皇的呼吸,若有若无的,那么轻轻吞吐,似乎很是沉醉其,“刚刚皇怎么不跟你的妹妹好好介绍一下殿下之前应允给我的那个身份呢。那样,我可以好好的跟我这小姑沟通一下感情!”

    “跟我父皇呢,也在占卜之前这样撒娇了吗?”他挪过头去,轻轻咬了一下她娇嫩如同孩童的手指尖!细腻的弹韧感觉萦绕唇齿之间,“他也这样对你了吗?”

    在皇身上,正以不可思议的身姿,妩媚盘旋的身体,一僵,但是马上又变的如水婉转了,贴在皇耳朵上的低语犹如天籁,“放心吧,我也是挑人的,我这人虽然总是记不住这世间的悲喜,但是该给皇的谢礼一分也不会少!不过,关于女能学得这些温柔,我现在,经过了皇的调教,学的像了吗!勾引一个人原来这样容易!”

    皇冷冷的转过目光去,“这么娴熟的手法,能将人吞入,腹的呼吸,你要是一直强调你是新手的话。我就要忍不住揭穿你了!”

    女咯咯的笑,“我可以将这句话听成是殿下对我的赞叹吗?比如说,我是天生尤物的那种!不过我这么聪明,殿下应该高兴,不是吗?如果我空有这副面容,却是个极笨的姑娘,只懂得留恋在皇的眼眸之,什么事都做不成的话,那才会让你真正闹心!就像你那个皇妃一样,只愿意收藏每一个微笑给你看!”

    皇猛然转过身去,用双手紧紧地钳住她双肩,声音阴冷的如同一分一分的冻住河里的水的冬寒,“我要警告你,不要小看我父皇!也不要像这样太早的骄傲自满,你还差得远呢,要走的路也更长!任何坏我大事的人,我都会对他绝不容情!”

    似懂非懂的,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皇的郑重威胁,她噗嗤笑出声来,“再聪明的人也会陷入做梦的时刻!只要在那梦,为他准备十全十美的期待就好了!”她的唇靠近他,</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