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席卷天下TXT下载->席卷天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章节目录 第829章:罗马人的诚意


    一个完整的罗马军队包括了所属的步兵、骑兵、标枪兵和器械兵,他们是以小队来组成基础的基层编制,往上则是联队、营、旅,像是标配的步兵就是十三个人为一个小队,四十人到五十人为一个联队,到了百人级别有百夫长,千人有营长(千夫长),旅的指挥官就是掌旗官,军团则是军团长。

    一个罗马军团的军团长,他实际上只有指挥作战的权利,军队还会有搭配护民官、法官、财务官之类的角色,其实那些都担任着某种程度的监军之类的角色,不干涉也就罢了,一旦干涉就是代表罗马(都城元老院之类)的意志,通常军团长只能屈服。

    罗马的军队制度一直都在改,几乎是每个王朝都有自己的一套,导致的是每个罗马王朝的军队编制都不一样,不过一个核心倒是没有变化,那就是每一百人形成一个战术小队。

    王猛现在看到的就是罗马军队最基础的状态,每一百个人布成一个方阵,他们要是步兵的话,每名士兵手上都会一手持盾一手持短剑,前方、左面、右面的士兵将手里的塔盾平着竖起来,第二顺位的士兵将手里的塔盾高高举起,一面又一面塔盾互相扣着形成一面盾墙,全部的人在整齐的号声迈步推进。

    “与我们的盾阵阵势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斗阿一遍观察一边说:“差别是我们的塔盾要比他们大一些,再来是手里的兵器要比他们长一些。”

    汉军的塔盾比罗马军队的塔盾大,那是身高和体格本身决定的事情。简单的说,汉军的塔盾兵基础身高是一米八,罗马的士兵身材则普遍在一米,不一样的身高哪又能是一样面积的盾,盾太大矮了真不好提起来。

    “你们的盾牌比我们大非常多。”马库斯.马卡当然也知道这一点,用羡慕的语气说:“你们汉人的先天优势太强了。”

    有相关史料进行记载,罗马人的平均身高也就一米左右,比他们命名的一些蛮族要矮上不少,可却是他们长久吊打那些体格比自己高大的民族。

    其实挺简单的,是罗马在科技和军队制度方面、战术层次等等全面领先那些蛮族,再来是罗马周边真没草原,基本都是森林和山地居多,蛮族的骑兵优势很难发挥出来。

    “你们的步兵种类非常多,真的太多了。”马库斯.马卡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恭维:“也说明你们的将军都很优秀,能够指挥种类那么多那么杂的部队进行交战。”

    汉军的步兵种类还真的蛮多,单纯的剑兵、刀兵、弓兵、枪兵、长矛兵、短矛兵、盾兵,配上盾牌就是剑盾兵、刀盾兵、枪盾兵、持盾短矛兵,不同的兵种有各自的优势,比如地形和战局需要。

    兵种的种类多,布置阵型的时候就需要合理地去安排每一个兵种该待在什么位置,任何一点调配上的失误都会使阵型失去原有的作用,摆了阵势还不如摆。

    马库斯.马卡无数次地想过,要是他来指挥汉军应该是怎么个指挥法,结果是脑袋里面想到那么多的兵种就晕懵,更别提阵型布置和兵力的调配问题。

    诸夏长久都有一个奇怪现象,那就是干什么事情总是喜欢由困难到容易,比如冶炼技术方面,明明已经发现了铸造和锻造两种方法,可选择玩的是对当时工艺来说困难一些的铸造。

    在军事方面,除了诸夏之外的大多数民族,他们讲求的是兵种越单调越好,哪怕是必须需要也不能有太多的兵种,用有限的兵种去搭配自己认为合理的军队构造,原因之一就是兵种太杂指挥不过来。

    为什么诸夏的将军指挥太杂的兵种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是认为理所当然?还不是他们接触到军事的时候就是那么回事,然后就是有着多数系统化的兵书能够学习。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诸夏之外的民族是不存在兵书那么一回事,哪怕是有写一点军事相关的东西,也只能是用手札这个名字。就拿欧罗巴来说吧,有正儿八经的兵书是到了热兵器时代,此前基本是至亲有了经验再传承下去,通常还会只教给自己的嫡长(第一顺位继承人)。

    世界上当然有天才,不用去系统化的学习就能去办到什么事情,可天才之所以是天才,那就是因为天才的产生率太低。

    大多数人还是需要经过学习,并且学习那样知识之后都不一定能运用,甚至是学了跟没学不会有什么区别。

    “他们并没有纸张。”蔡勉极力压低了声音:“陛下也严禁纸张技术外传。”

    其实没有纸张没关系,那并不是限制知识传播的限制。没有了纸张还可以有石:脱蚱ぶ,那也是承载字的工具,就是制作太麻烦了。

    “他们处于最原始阶段的封建制度。”王猛说的才是关键:“在他们的社会里,贵族的就是贵族的,不想经过交易置换,只能以武力强夺。通常不会有人愿意将自己掌握的知识进行传播,若是有人想要分享,得罪的是所有人。”

    斗阿听懂了,其实就是掌握知识的人限制知识的传播,主要还是想要形成垄断,好一直形成有利地位。

    王猛只提到贵族,那是非贵族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等于是贵族抢平民哪怕不是合法合理也能迂回操作直至想要的东西拿到手,可一旦平民想要拿点贵族的什么东西就等于是与所有贵族为敌。

    蔡勉不需要太复杂的思考,直白说:“集体压制呗!我们也有过这样的阶段。”

    在上古先秦时期,掌握知识的贵族也形成了垄断。其实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的情况,只是慢慢打开了普通人求学的渠道,可一些人总是能够掌握着独家的知识。

    必须说的是,愿不愿意分享是一回事,可要是强制掌握知识的人去分享,那就是抢劫。诡异的是,诸夏很长一段时间里分(抢)享(劫)化在舆论被认为正确,任何一个无法保护自己知识产权的人都无法幸免,自己的东西被抢了无处伸冤不说,普罗大众还会拍手称快。

    对于他们来讲,罗马人爱怎么去展现实力就展示嘛!看来看去,光看见步兵组成阵型,一些器械被忙碌着组装,暂时真没有什么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在战争方面,汉军打了十来年,就算是最少上战场的王猛,他随同刘彦去燕地战场也看了许多,有摆阵而战,有一遭遇就冲上去。单纯从场面来讲的话,他看只出动几千人的罗马,再看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罗马的那些敌人,真没有任何能通到“激烈”两个字的地方。

    任何的一场战争,过程会有阵型的布置,然后就是双方士卒用身体、血性、意志、勇气展开较量,最终的目标就是杀死敌人自己存活。等待火器出现之后,交战就会变得更加残酷和复杂。

    “龟甲阵是吧?”斗阿根本没掩饰自己的不屑:“要是遇到我们,集几门火炮集射一下,得全嗝屁了。”

    得了,现在拥有火器的也就汉国独一家,甚至汉国也仅是少量的火器军队,罗马人要对付的敌人哪来什么火炮,就是连投石车都没有。

    被罗马人围起来的军队(?),他们就是一直在喧哗,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实质的动作,有动作也是开始进入防线。

    在观战的汉人,他们就看到身穿花花绿绿的人不断奔进壕渠,有点没搞明白人挤进壕沟是个什么意思。

    “职还以为那是为了防止骑兵挖的沟……”斗阿摸着下巴:“看来不是?”

    他们真没见过罗马军团的作战方式,罗马式战争的骑兵从来都是打杂的,少数能用骑兵一锤定音完成一场战争的罗马将领都被惊为天人,可更多是习惯了让器械部队不断轰,再用步兵扎实推进摘取胜利果实。

    现在,罗马人组装完成的各种器械已经在攻击。

    罗马人动用数量最多的是投石车,它们抛出的东西并不是圆滚滚的弹丸,是不知道哪弄来的天然石块。一部分抛石车是在步兵的掩护下继续往前推,似乎是到了射程停了下来,撞上了卵石之类的小石块就发射,有那么点散布大面积攻击的意思。

    投石车攻击之后,战场上就是石块不断地砸,罗马人的攻击引起了敌人更多的混乱,少不了是被石块砸的人死去或受伤,使战场上充满了惨叫与哭嚎。

    “我们还真没这么玩过。”斗阿说的是抛射卵石,他用望远镜看见一个家伙被卵石砸眼睛,眼球瞬间爆掉,人直挺挺地倒下去,躺在地上不断地抽搐身体:“我们玩的是铁砂炮,可比这个猛多了。要是被铁砂炮命,近一些直接解体,远了挨没死也不会有蹬腿的力气,会像虾米一样卷起来哀嚎到死。”

    马库斯.马卡突然觉得一切作为没了什么意思,他是知道汉国有火炮的罗马人之一,是没亲眼看过火炮的发射,却能从一些人的描述知道大概的威力。

    出使汉国的奥卢斯.赛克斯图斯.西塞罗是罗马人唯一一个见识过火炮开火的人,也亲眼见识到了火炮的威力。他后面一再写信回国,除了请求不惜一切购置火炮或是获取技术之外,就是向任何一个罗马人陈述火炮的可怕,问题是绝大多数的罗马人哪怕是知道了也根本不相信有那样的威力,甚至都不相信火炮开火时会有类似响雷的声音。

    不光罗马人知道了火炮的存在,波斯人也已经知道,两个国家只有亲眼见识过火炮威力的人才知道火炮作为武器的恐怖,其余人要么是无知无畏,要么就是压根不信。他们倒是有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渴望能够得到火炮,不管是知道威力了的垂涎,还是不相信想要看笑话。

    汉国当然想要封锁火炮的信息,可是已经在战场上运用过,怎么可能能封锁。椭皇欠馑恍┠芊馑男畔,比如青铜炮的制作技术,军用火药的配方,等等的一些核心信息。

    尽管觉得没什么意思或者好看的,处于礼貌王猛等人不可能转身就走,他们等了许久终于等到罗马士兵又继续推进,那是器械已经摧毁了挡路的工事。

    “公正而言,能够动用那么多的器械的确是当世少有。”斗阿是有那么点瞧不起投石车、弩炮之类的玩意,但不会睁眼说瞎话:“当今之世能够制造器械的民族少之又少,罗马人是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类如我们能够制作,可并不会每个军都搭配,罗马的军团是都有?”蔡勉看到被围的那批势力终于出兵要冲锋:“步骑混杂冲锋,心可真是大了。”

    没错。晃У哪切┤,他们的反击就是骑兵和步兵混在一起对罗马军队发起了冲锋,那就出现了既是搞笑又是悲哀的一幕幕,同一阵营的人没少被自己人的马撞倒然后马蹄踩过去。

    “我们怎么就没这样的敌人?”蔡勉有些无语地说:“匈奴、鲜卑、羯人、羌人、氐人……我们面对的对手,就是再蠢也不会让步骑混在一起冲锋吧?”

    那是东亚从来都是怪物房,产生的明要是太蠢,绝对活不过第二年,留下的都是有可取之处的明,又在屡次的互相交锋汲取到想要的营养,并不是只有一方在进步。

    刚才离开的马库斯.马卡回来了,与之一同到来的是罗马护民官马鲁斯.乌坛西斯。

    “十分抱歉的说,我们准备的对手似乎太弱了。”马鲁斯.乌坛西斯还真的是一脸的歉意:“没有让客人们看到精彩的表演。为了表示诚意,我会向君士坦丁堡要求举行盛大的角斗。”

    王猛与蔡勉瞬间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罗马人极度狂热喜欢角斗这种节目,也知道由君主举办的角斗通常会很盛大,的确是感受到来自罗马人的诚意。

    ………………

    昨天一整天没电,连请假都没办法。</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