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异世界的美食家TXT下载->异世界的美食家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10章 反超!【第二更!】


    奇迹……确实开始了。

    斗兽。切┰境靶Σ灰训墓笞迕,此刻都纷纷不再露出笑容,反而各个都是有些惊异不定的望着那画面。

    “不会吧……”

    “那些爬虫……要反了天。 

    “这种熟悉的情况……难道我们的赌注,又特么的……要离我们而去?”

    ……

    有几位贵族更是龇牙咧嘴,那熟悉的感觉铺面而来,差点要将他们冲击个嘴啃泥。

    霞秋伯爵眼眸紧缩,虽然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希望步方能不重蹈当年那个男人的覆辙。

    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步方居然能够做到这样,难道这个厨……真的要完成了无数年来,根本没有人完成的壮举?

    或许……真的……有希望吧?

    可是……这本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的。

    虚无之城的诅咒,无处不在,这些被放逐之人,身躯沾染的是诅咒女王的诅咒。

    除非用那黑暗料理,否则根本不可能被压制的住那诅咒带来的折磨和痛楚。

    这些被诅咒折磨了无数年月的人,如何会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就放弃治疗?

    所以,没有哪个厨可以赢得了这黑暗料理的。

    ……

    嘭嘭嘭!

    一道道人影疯狂的撞击在了那木车之上,使得木车都是发出了咯吱之声。

    一位浑身肮脏无比,骨瘦如柴的人影抓起了那吃了步方的豆沙包的放逐之人。

    此人手臂上的诅咒之力居然被压制的几乎看不见了。

    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沸腾了!

    除了那黑暗料理,原来还真的有美食能够阻止他们身体的诅咒。

    这怎么能够不让他们疯狂!

    似乎得到了印证,一个个放逐之人都是抬起头,目光精亮而渴望的盯着步方。

    “慢慢来,一个个来。”

    步方说道。

    下一刻,他在木车之上,抬起了手臂,屈指不断的弹。

    一个又一个的豆沙包从那木车之上迸射而出,化作了流光冲入了人群。

    吼!

    人群顿时发出了一阵哄抢之声。

    这些放逐之人,疯了似的抢到了豆沙包,迫不及待的塞入口。

    一个抢到,两个抢到……

    纷纷塞入口。

    眼眸都是湿润了。

    吧唧吧唧……

    这些人疯狂的咀嚼着,只觉得一股暖流淌过了身躯,**犹如遭受到了净化和洗礼一样……

    这种感觉,莫名其妙的很美好。

    实际上,不是所有放逐之人都选择了步方。

    毕竟……

    无数载的习惯,不是一朝可以改变的。

    大概只有一百多人尝试下的选择步方,这一百多人,很大多数还是实力比较弱,无法抢到吃黑暗料理资格的人。

    不过,那一百多人吃了豆沙包之后,心都酥了,浑身都要融化了似的。

    他们身上的诅咒之力被不断的洗刷。

    步方负着手,很淡定的看着。

    这一切,实际上,他早就预料到了。

    他的菜品,可以克制诅咒之力,这点从小幽身上就得到了体现。

    相比于小幽身上的诅咒之力,这些人的诅咒之力,实际上清除起来更轻松。

    男人站在木车上,和步方遥遥相对。

    他很自信,因为他马上要赢了。

    虽然很不可相信,也很不愿意相信,因为步方居然从他的手夺走了不少诅咒之力……

    但是,没有关系,他的诅咒之力已经冲到了三十丈,距离五十丈近在咫尺……

    反观步方。

    步方木车上的诅咒之力,不过堪堪冲破十丈。

    差距太大了。

    奇迹确实是出现了,但是这奇迹并不能改变结局。

    嗯?

    突然,这个男人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

    步方那边,吃了豆沙包的诅咒之人,居然自发的站了起来,朝着他这边跑了过来。

    “咦……这是回来了么?”

    “该回来的,终究会回来……”

    男噙着一抹笑意。

    这一幕,也是让不少人嗤笑了起来。

    贵族们原本衰弱下去的气势,一时间,又是涌动了起来。

    “没错!黑暗料理才是属于你们的!”

    “恶心的料理,才配的上你们这些卑贱的爬虫!哈哈哈!”

    贵族的咆哮,似乎让那些放逐之人加快了速度。

    从步方那边跑回来的放逐之人,冲入了人群。

    嘭的一声,仿佛炸开。

    所有贵族脸色僵住了。

    那男人自信的笑,也是僵在了脸上。

    因为此刻发生的事情,就仿佛是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

    将他的胸口都是要砸的塌陷下去似的。

    那些从步方木车前回来的放逐之人,抓起了男人木车前的放逐之人,在诉说什么。

    尔后,一个两个三个,那些原本坚定的选择男人的放逐之人纷纷改变了方向。

    一个个疯了似的冲向步方的木车。

    原本占据完全人数优势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食客,一个个纷纷冲向了步方的木车……

    气氛在一瞬间有些尴尬。

    贵族们也不再说话了,纷纷如霜打的茄一般。

    “我……”

    一个贵族张了张嘴,他似乎已经看到赌注纷飞的画面了。

    “没事!那厨来不及了!你们快看诅咒之力!”

    有人嘶吼起来。

    像是最后的挣扎。

    男人那边的诅咒之力在继续的攀升着,当然,速度变慢了很多。

    如今已经冲到了四十二丈了,这不是终点,还在继续涨……

    而步方的木车。

    从经历了最开始的寂静之后。

    下一刻,那诅咒之力便是暴涨。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只是一瞬间,便是冲到了三十丈,逼近了那男人!

    一股巨大的压力瞬间笼罩住了那男人!

    “该死!这怎么可能!”

    男人嘶吼了起来。

    他手一抖,黑锅的黑暗料理顿时翻腾了起来。

    哗啦啦……

    一个个的瓷碗,不少黑暗料理在浮沉,朝着一群人落下。

    “吃……痛快的吃!”

    “多吃点,多贡献点诅咒之力!”

    男人疯狂的喊道,语气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焦急。

    步方倒是不急不缓,坐在了木车上,晃荡着腿。

    时不时的随手一甩,顿时豆沙包迸射而出。

    底下,则是一位位迫不及待的想要尝一尝豆沙包的放逐之人。

    诅咒之力被不断的冲刷着。

    而这些人的诅咒之力,反而贡献给了步方。

    让步方的诅咒之力,水涨创高,终于……冲破了四十丈大关!

    轰!

    那一瞬间。

    男人如遭雷击。

    贵族也是呼吸一滞。

    尼玛……

    这厨……专门打他们的脸的么?

    男人的诅咒之力,四十丈。

    步方的诅咒之力,四十丈!

    差距……只剩下了丈。

    而每有吃过食物的放逐之人只剩下了二百四十位左右。

    抉择还在继续。

    佝偻老者怔怔的望着那光幕,内心仿佛被什么给冲击到了似的,这种感觉,难以言明。

    当年的他,败的毫无还手之力。

    而让他不抱希望的步方,却是马上就要创造奇迹了!

    这……

    佝偻老者一时间百感交集,他盯着画面的步方。

    那青年仍旧是面无表情,淡定如水。

    那脸上充斥着一股自信,这自信,是源于自身的实力……

    几万年前,他也是这般自信。

    或许……他真的有机会进入丙城区。

    ……

    霞秋伯爵的呼吸开始急促了。

    她抓着栏杆的手都是猛的用力,栏杆顿时开始破碎,不断的有碎石滚落而下。

    或许……她这一次,真的能够见到那个人?!

    一时间,她居然有些胆怯,有些小鹿乱撞,这种情绪……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杀伐果断的混沌圣人,霞秋伯爵,居然也会出现小鹿乱撞的情绪?

    小幽淡淡的看着。

    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贵妇脸上震惊之色消失,浮现而出的……则是笑意。

    那是一种古怪的笑意。

    ……

    温润的豆沙包被撕开,粘稠的豆沙被塞入口,咀嚼起来,使得那些麻木的放逐之人,似乎都多了不少的生气。

    这种感觉,很难言明,很玄妙。

    步方看着底下一个个吃了豆沙包,都是喜极而泣的放逐之人。

    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填充着他的心田。

    这些人,还没有放弃治疗……

    步方嘴角微微一扯。

    自始至终,步方都是坐在木车上,他没有扭头看过自己身后的诅咒之力。

    诅咒之力到底多高了,他根本不知道。

    他也不需要知道,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男人眼眸仿佛凹陷了下去,压力让他嗓都变得沙哑。

    黑暗料理疯狂的发放下去,每一份都装的满满的,他要留下这些食客。

    该死的!

    什么时候,他居然也要使用手段来留下这些爬虫……

    放逐之人的诅咒之力越来越少了。

    步方的诅咒之力增长也变得缓慢。

    但是,那男人的诅咒之力增长却是变得更加的缓慢。

    四十八丈……

    男人看着诅咒之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继续。〔灰# 

    贵族们也都是在呼喊,这诅咒之力的增长,决定了他们的赌注!

    步方那边,则是淡淡的发放着豆沙包。

    这或许……就是装逼的最高境界吧。

    嘭。。

    男人怒吼。

    一拳砸在了木车上。

    木车上的黑暗料理迸溅……

    他的诅咒之力,停滞在了四十丈,只差一丈,就能够达到五十丈了。

    而步方那边诅咒之力达到了……

    四十!

    同样是四十。

    两边木车。

    两条黑色的诅咒之龙在咆哮着,仿佛互相争辉!

    那一幕是震撼的!

    “快吃。∨莱婷恰斐园。 

    “你们不是喜欢么?你们不是跪舔着都要吃么!”

    “你们的治疗不能停!快吃!”

    男人抓着那黑暗料理咆哮了起来。

    他的木车前,人影已经稀少。

    只剩下了三三两两几个人影。

    一个骨瘦如柴的人,颤颤巍巍的抓着男人塞过来的饭碗。

    里面黑色的黑暗料理在翻卷……

    仿佛在蠕动似的……

    这骨瘦如柴的人影,看了一眼狰狞而咆哮的男人。

    又看了一眼远处,嘴角微挑,面无表情的发放着豆沙包的步方……

    这骨瘦如柴的人,沉寂了无数年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火热了起来!

    这人,抓着那盛满了黑暗料理的碗,看了男人一眼。

    他猛地站了起来。

    单薄的身躯,忽然变得如巍峨大山一般的宏伟!

    这骨瘦如柴的人抓着那碗,猛地摔在了地上。

    眼睛赤红,梗着脖,发出了一声嘶吼……

    那是发自灵魂的呐喊!

    “你敢吼我。。 

    男人攥紧了拳头,怒到癫狂!

    那骨瘦如柴的人,踢了一脚那地上的碗,尔后扬着脑袋,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步方的木车走了过去!

    哐当,哐当!

    在这一瞬间。

    男人只听到了一阵的崩碎声。

    那些人,造反了……

    男人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剥夺走了似的……

    踉跄的后退一步,摔在了木车上。

    在这一瞬间,他猛然明白了过来……对于一个厨师而言,或许唯有……食客,才是最重要的。

    那骨瘦如柴的人,抓着步方递过来的豆沙包。

    狼吞虎咽的塞入口。

    轰。。。

    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

    步方木车的诅之龙,瞬间冲破……五十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