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秦楼春TXT下载->秦楼春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百六十三章 差事


    皇帝紧急召集大臣们开了个小朝会,太也参加了。会后,太就接连几天,带着赵陌在京城内外几处受暴雨灾害最严重的地区巡视了一圈。

    也幸好太如今身体情况大有改善,这一路上虽然是形色匆匆,但还没有到急行军的地步,侍卫、随从都带了,还有太医跟着,饮食也比较注意,因此他还算坚强地扛了过来,回宫后也没有倒下,只是露出几分疲惫之色而已。这对比他过去的虚弱经历,真是大有进步,他自己都很满意。

    太后、皇帝与几位重臣们见状,也都松了口气,内心十分愉悦。对他们而言,再也没有比看到太身体康健更值得高兴的事了。

    当然,太为自己的健康状况好转,也就是高兴了一小会儿,就马上为灾情担忧起来。他向皇帝禀报自己的亲身见闻:“京畿周边的田地里种植的庄稼,大半被水淹泡,恐怕至少要减产四五成。好消息是,还不至于颗粒无收。只是今年秋收,必定不比往年。”又点出了几处灾情特别严重的地区,还有几处受灾情况轻微的地区。各地种植的粮食,哪些种类受灾更重,哪些还能拯救一下,他也都一一列举清楚。

    皇帝见太认真做了功课,而且身体还能支撑得。睦锸致,夸了他两句,方才转向几位重臣,问他们可有应对之策。

    众人各自发言,赵陌在这个过程就是做个壁花,站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其实,要不是为了预防太有什么地方记不清楚,一时说不上来,他可以随时提醒,他都不想待在御书房里了。

    这屋里除了他,全都是重臣、大臣,就他一个小年轻,又不是皇室的血脉,无功无劳的,就伫在一边听众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出风头!

    如今东宫后嗣有望,赵陌是绝不希望出风头的。若这时候还有人想太多,拿他当成是皇权的威胁,整天在皇帝与太面前进谗言,那他费的功夫岂不是都白费了?

    还好,如今当权的几位重臣都是明白人。虽说他们看到赵陌伫在这里,也挺惊讶的,不过想到他陪着太在京畿各地转了一圈,太能看到的东西,他也看到了,好歹是个知情人。他们有什么情况需要问时,不好直接问太,找赵陌却是没问题的。留他在屋里,是十分合情合理的决定。

    至于旁的,不是他们不会胡思乱想,而是皇帝与太明摆着看重肃宁郡王,东宫又即将添。桓鲎谑铱ね跤帜苌裁绰遥磕巡怀苫实塾胩鼓鼙灰桓錾倌昶瞬怀桑垦巯滤嗄ね跎形弈嫘,很用不着他们这些大臣多心。没瞧唐老尚书、寿山伯和云阳侯他们都没吭声么?

    赵陌就这么被太带着参加了这场小朝会,在宫里待到天快黑才出来。没来得及回自个儿的住所,就先往永嘉侯府奔过来了。

    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饭。今儿难得连秦平秦安都在,牛氏忙道:“赶紧添双筷来。”瞧着赵陌,有些心疼了,“可怜见的,黑成这样,还瘦了,气色也不大好,定是跟太出城巡视时累着了吧?快多吃点东西。今儿我让你四表婶特地多做了几道补身的菜,还叫人熬了药膳。本来是让你两个表叔补一补的,如今你也多喝两碗吧。”

    赵陌笑着接受了牛氏的好意,就这么坐在秦平秦安身边,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心里十分受用。

    秦安今日会回来,是因为前些天的暴雨影响,把京西大营的营地淹了一大片。他带着手下的人帮忙整修,累了几日,如今营地已经整治好了,马将军就给他和几位同僚放了假。他可以在家歇上三日,便趁早回来了。家里来人报信,说宝贝小儿在暴雨天里着了凉,有点儿咳嗽,他着急得不行,赶着回来看孩呢。还好庄哥儿的身体底好,妻女儿又照顾得当,如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吃过饭,秦安就匆匆带着妻儿回西院去了。他离家时间长了,正忙着多享受一会儿天伦之乐呢。

    秦柏与秦平则叫住赵陌,开始讨论起刚刚过去的这场暴风雨。蔡胜男笑着叫过秦含真,一块儿扶牛氏进里间说话。秦含真回头看了看祖父、父亲和未婚夫那边,有些遗憾地去了。

    她其实挺想留下来听听他们要讨论什么的。比如说今秋粮食减产的话,是否会对朝廷意欲在辽东动兵一事产生影响?赵陌之前好象是负责筹措军粮的人。该不会为了解决粮食问题,他还要出门办一回远差吧?

    秦含真所料不差,赵陌在秦柏与秦平面前,就提到自己近期可能要出一趟远差,未必需要到江南那么远,但至少也要往山东走一趟,好筹一大批粮食回京城。明里,这批粮食是为了预备秋收减产后,平抑直隶粮价所用,实际上,大家都清楚,那是为了辽东做准备的。

    赵陌道:“先前我筹集的那一批粮食,大概要先拿出来赈济灾民、平抑粮价了。为了确保辽东不缺粮,我只能再往南边跑一趟。眼下距离我与表妹的婚期就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婚期无事自然不能改,我会尽快赶回来交差的。只是这段时间里,我对祖父祖母与四表叔,可能礼数上会欠缺一些。”说着这些话时,他心里满是不舍。本来他就很可能要长时间没法跟秦含真见面了,只能私下想想法,如今却连私下的法都没法想,他直接就要离开京城,怎叫人不遗憾?

    对此,无论是秦柏还是秦平,都十分能谅解:“朝廷正事要紧。你年轻力壮,正是为朝廷出力的时候,自当竭力报效朝廷与皇上。”

    也许是考虑到赵陌马上就要去奔波劳碌了,秦柏与秦平都待他比往日体贴些,他说要去见表妹,连秦平都没说一句反对的话,就这么默许了。赵陌欢欢喜喜地拉着秦含真出了门,往抄手游廊的拐角僻静处去,秦平竟也忍了,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只与母亲、妻说话。

    秦含真本来见到赵陌,还挺开心的,正要顺势跟他说些家常话,便听他提到要出京办差事,整个人顿时沮丧起来:“要去哪儿呀?山东?听着好象不是很远,但你要筹粮的话,二十天够来回一趟吗?可别错过了婚期才好。”仔细想想,先前她的嫁妆被雨浇了一回,赵陌又要赶在这时候出京办事,好象有些不大吉利呀?

    赵陌柔声安慰她道:“我一定会尽快把事情办好了,赶回京来的,不会耽误了婚期。表妹只管放心!”

    秦含真叹了口气,放缓了神色:“算了,你不要太勉强。本来差事就不好办,要是你为了赶时间,出了什么差错,又或者是累着自己,难道我会觉得高兴吗?你这是在为朝廷和百姓办事,所以,尽自己所能办到最好,才是正理。至于婚期,少了你这个新郎,婚礼也办不起来。你又是奉皇差出的京,到时候宗人府肯定会改期的,宗人府若不吭声,皇上就该斥责他们了。你不必着急,只管把差事办好了,让皇上多夸夸你,朝臣们也知道你是个实干派。到时候,你再风风光光地回来娶我,那不是更好吗?”

    赵陌听得笑了:“那确实更好。表妹放心,我心里有数。”

    秦含真点头,又道:“要是在山东筹粮,遇到哪里的官儿或是粮商什么的没眼色不配合,你可以找吴表舅打听打听。虽然他只是在济宁做个知州,但以他的脾性,肯定已经把山东地界上的人事情况都摸熟了,手里不定握着几个官儿的把柄呢,说不定他能帮得上你。”

    赵陌怔了怔,微笑道:“成,我会跟表舅联系的。”

    秦含真又嘱咐了他许多话,还记起自己刚刚给他做了一件防雨的连帽长披风和一双牛皮雨靴,这个季节穿起来可能有些热了,但遇上雨天还是极方便的,就要拿给他。

    赵陌拉住了她的手:“回头打发人给我送去就是了。表妹平日也不是没给我做过衣裳鞋,尺寸定是合的,不必试穿都行。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表妹陪我多说说话吧。”

    秦含真有些脸红:“说什么呢?我又不懂筹粮的事儿。”

    赵陌笑了笑,若是筹粮的事儿,他自有经验,知道该做什么,不必秦含真跟他讨论。他想要秦含真跟他说说家常话,聊些八卦传闻什么的,就象他们平日在一起时聊的那样。哪怕只是鸡毛蒜皮呢,他也乐意听她讲,就象是一家夫妻俩平日里在家谈天说地一般。

    秦含真心里却满是他要出京这件事,原本有几件八卦的,都没心思说了。见赵陌想聊家常,她便随口提了一提二房秦伯复受伤一事。

    由于秦伯复伤了手脚,虽说脚上的扭伤未必会影响他来参加她的婚宴,但他既然右手腕动不了,真要出席宴会,也没法自己吃菜喝酒,万一磕着碰着,更是会影响伤势。因此,秦伯复恐怕是没法出席婚宴了,连观礼都不能,只能让二房其他人前来道贺。

    秦含真自己对此没什么所谓,只是想跟赵陌提一句罢了。赵陌心里却在想,这位秦家二表叔成天只想着巴结讨好自己,瞧着怪心烦的,却又不能驳了他的脸面。如今他不能来参加自己的婚宴,倒是大家省心了,自己还巴不得呢。

    赵陌微笑着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只表示:“裴家那头想必会消停一阵,秦大姑娘暂时也不可能再出来惹事了。”

    秦含真十分赞同:“裴家人虽然追求名利权势,又不算聪明,但还没有蠢到家,应该不会轻易放大堂姐出来闯祸的。如今二姐姐已经逃过她的魔爪了,等我与四妹妹都出了嫁,也就没什么可担心她的了。”

    赵陌问:“不是还有五姑娘么?”

    关于这个问题,秦含真啧了一声,觉得有些难以启齿。</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