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请回答火影TXT下载->请回答火影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卷 第两百五十五章 异世界讲堂


    梧桐林。

    ?天空背景上亘古不变地染着微红的色彩,森林如海一般铺满着视线,微风徐来,亿万片树发出浪涛的巨响,禹小白站在梧桐林央那棵高达数百米的通天树顶端,再次望着天地间的壮阔景象,还是忍不住地心潮彭拜。

    “世界的存在的确不是单一的,就像我们梧桐林对于外界来说,联系又相对独立……甚至某些情况下不同的世界会产生重叠的可能……话又说回来了,咳咳,呃这个事实上呢……我看看,‘各个世界是不相同的,无法参照以偏概全’……”

    年老的声音不徐不缓地在由树木组成的巨大平台上飘荡,因为吃力的念叨引起几声咳嗽,书籍翻页的哗哗啦啦不时响在停顿里,纸质在摩擦,被轻柔地合进广场的风,所有声源汇总起来像是个经久的故事显得不断远。

    “虽然数量众多,但都脱离不开各行其道,这是不变的铁则。除非是如我们的存在,但按你的描述又不可能。这种两者一方映照另一方的情况,唔……”

    卷轴和纸张又是一阵翻来翻去的找动。

    禹小白靠着树枝搭起来的栏杆,温暖的风不断在脸上轻抚,身上洒着阳光,某一刻耳边淳淳的话语变成了宽敞教室里的滔滔讲课,书本哗啦翻着页,似乎永远停不下并且不知云里雾里的枯燥声音在短暂的顿挫后继续抑扬,黑板粉擦……和脑海的景象更加接近了。

    “朝名禹白你有没有认真听?没看到族长在给你查资料吗!”

    突然有个不和谐的声音闯入午睡般的美好氛围,这道男声不同于背景音的苍老,富强有力,但充满生命活力的同时却有着另一边意义的情绪上的鄙视和不耐。

    恭谨立在老族长旁边的秋山瞪向神游天外的禹小白,一挥翅膀不客气地呵斥道,顺带沿着挥舞的轨迹加上了火焰特效。

    “喂喂!”禹小白靠着锻炼出的反应闪身一躲,避开了差点烧上衣服的火苗,他叫了一声,迎上秋山危险的眼神,愣了愣后缓过神,从学生场景拉回来,“哦哦,在听,在听……”

    秋山冷哼一声,面上的不爽之意不加掩饰,虽然他从认识之后就好像没给禹小白好脸色过……他转头望了一眼埋头苦读的崇敬老族长,摇摇头,似乎想不明白为什么族长会帮一介人类辛勤地查询典籍。

    老族长坐在首座上,拐杖放在一边,戴着老花镜淡定念着,“找到了,这个应该契合地上有点用……嗯,物质决定意识……”

    禹小白暗暗翻了个白眼,做出正襟危坐认真听讲的样,应对秋山那严格的审视。

    老族长皱眉拿起另一份卷轴,眼睛眯着,“感觉不对啊……”……异世界的讲堂,苍老缓慢的声音如此飘荡在空的景象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背靠纯天然的树枝护栏,一侧便是透过奇幻窗口的微红世界,禹小白承认他刚才去看风景走神了,但是他觉得这不是他的错。

    为了更好地搞明白自身穿越的问题,禹小白在一番考虑后下定决心,通过逆向通灵之术来到了神鸟一族的梧桐林世界。

    因为梧桐林这个空间似乎有别于妙木山之类的通灵圣地,并且通过认识以来的了解,神鸟一族面向的通灵对象不仅仅只是忍者,这让禹小白觉得有助于揭开谜底,告知自己的情况不会像面对其他普通通灵兽那样惊世骇俗。本来这样的询问应该早就有一次,但从神社签订契约后,禹小白就处在不停接踵而来的事件,难以有安定的机会。

    正如禹小白所料的,在将目前的际遇告诉给老族长后,对方相当的淡定,一副大风大浪走来的可靠模样,对于两个世界的问题也丝毫不觉得神奇,然后就是禹小白心一暖地马上拿出了大量典籍。

    但很快,禹小白心里的暖暖就变成了凉凉,族长老爷爷查资料检索信息不是棒读。

    要不是看不懂神鸟一族的字(族内记载和对外通灵者的术式有区别),禹小白都要撸起袖自己干了。

    难怪自己会回忆出老师们上课讲题目的情景……禹小白叹息一声,散乱的片段完全搭不起通往有效结论的逻辑过程,配合慢的讲话,暖风吹来,不知不觉就和印象里最深沉的数学课重合了。褪悄茄母芯,每个字都听得懂合在一起就听不懂了……会不会是最初全神贯注的他听漏了什么?想当年,他也是在第一堂数学课的时候弯腰捡了下铅笔而已,然后……

    禹小白又忍不住地浮想,翻书念叨再过一会也许能凑齐四十五分钟。老族长一开始的淡定或许只是对方正常的老年节奏,结合行动力……反应慢半拍才是合理的解释。

    期望值由高到低,秋山还在敬职敬责地盯着他,禹小白懒得和这只鸟计较,琴南来的时候便没看到,似乎是在外头飞来飞去惯例无聊地巡视领地。

    说起来,签订通灵契约后,各种各样的术式让他可以攀登更高的层次,其最重要的神鸟一族的仙人模式便是他开启更强力量的大门,但显然由于穿越的意外,地球的环境和查克拉惰性,让他的修行不得不推迟。

    “啪!”是书本合拢的声音,禹小白听到这和冗杂翻书完全不同的清流响动,眼睛一亮,精神都回了大半。

    真的变下课铃……

    “朝名禹白啊……”老族长从书:屠匣ň堤鹜,看向禹小白,“你的情况非:奔。”

    禹小白点点头,勉强抱起一点希望,这么久老族长总得来点干货吧。

    然而,老族长收拾了收拾,示意一旁的秋山,秋山立马会意,开始整理散乱的书本。

    数百米高的通天梧桐上远离尘嚣,半开放式的红绿广场上安静了几秒,并有持续下去的趋势。

    没了?

    禹小白木木地看着一大一小两只鸟旁若无人地打扫地面,把他晾在了一边。</div>